首页 > 旅游资讯 > 内蒙资讯 >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

发布时间:2018-04-10 08:52:47 来源:内蒙古旅游网

【内蒙古旅游网】Working holiday 是澳大利亚政府近年来向中国大陆30岁以下年轻人开放的可以进行为期一年的在澳进行合法打工旅行的一种签证,每年有5000个名额,很幸运地,在2017年我成为了这5000人中的一员,于是在大三的暑假和大四的寒假就踏上了异国他乡的自由之旅。

我的第一站是在西澳一个叫做Walpole的小镇,小镇位于印度洋的一个海湾。人烟稀少,安静宁谧,支撑小镇的产业是旅游业和渔业。小镇上最为吸引人的景色就是海边,并不是很大的海湾有一条从岸边延伸到海里的木桥,供游客参观,西澳多雨,大部分时间海边昏暗颜色,荡漾波澜,有种置身仙境之感,若是偶尔放晴,阳光普照,便似妙龄女子,偶尔变装,淡妆浓抹,又是另一种美丽,咂摸之下,总为相宜。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我在澳洲的第一份工作是西澳的一个小镇上的森林旅店做housekeeping,即家庭清洁,经理是澳洲本地人,每天只肯让我工作2小时,而对于这种管吃管住的待遇,心有歉疚,于是某天早上提前工作了半小时,谁知道接下来的一天经理就将我所有的清洁工具锁了起来,到了工作时间才拿出来还给我,实在是从未享受过的待遇。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在小镇上最大的惊喜是遇见了Robert,他是一个65岁的可爱老头,在澳大利亚海军服过20年兵役,现在是悉尼歌剧院的兼职喜剧演员,对于话剧也有一定见解,当我说起莎士比亚,他总会摇头叹息,告诉我莎士比亚terrible,因为他写的悲剧太悲伤了,导致萝卜头一演他的戏份就会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而我第一天遇见萝卜头的时候,可是一起经历了生死患难呢,那天我已经历长途跋涉,许久没有好好睡觉,小镇上下着暴雨,萝卜头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看到了新伙伴,勉强打起精神,问:where are you come from? 我告诉他我来自中国以后,萝卜头立马打起精神,拿出来旅店中的碗碟,碗底碟面竟然都写了 made in China,萝卜头对中国的一切很好奇,说他将环游世界,终有一天要到中国去,但中国太大了,他只能挑几个大的城市去游览。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天色越来越深了,萝卜头也聊的兴致高昂,望着屋外的暴雨,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并说出了我在澳洲难以忘记的一句英语:I will show you something!可以想象一下,说这句 话的时候,他腆着大肚子,嘴角上扬,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听从了他的想法。萝卜头,这个可爱又喜欢冒险的老男孩,在西澳最大的暴风雨夜,要带我去印度洋边看海。萝卜头在开车的时候,完全换了一种神情,他不是那个昏昏欲睡的老人,也不是那个侃侃而谈的长者,他双目如电,精神聚集,他是秋名山车神。我在萝卜头的车上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漂移……暴风雨越下越大,但萝卜头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因之停滞,一直到了印度洋的滨,“Go to see the ocean。”萝卜头如是说,我抱着瑟瑟发抖的身躯,在黑漆漆的海面,看到一阵阵浪花拍打海岸,寂静中涌动着生机,大概只过了3秒,萝卜头好像也觉得冷,说“回去吧”,也许萝卜头想要的只是这种出来走走的感觉,大有魏晋风度。坐上车,萝卜头又用他那招牌的动作和表情说:“I will show you something。”对,他没有选择大道坦途回去,而是偏偏走泥路去秀他的车技,果不其然,四个轮胎都陷入了已经历经雨打风吹的泥地里,萝卜头并不认输,让我和他一起在轮胎底下刨土,直到自己的双手都刨出了血,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并且疯狂的咒骂这该死的天气。看着久未休息并且瑟瑟发抖的我,萝卜头多少有点歉意:“It is all my fault ,sorry  my friend.”我看着执拗又善良的萝卜头也不好说他什么,于是两人坚持一起刨土道精疲力竭,终于用尽了所有力气,风雨已停,索性躺在车上,打开天窗,看着漫天被洗过的星河,璀璨浩瀚,在这种濒危的身心中感悟人与宇宙的和谐。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第二天,天色微亮,我和萝卜头去寻求帮助,找到了附近的农场主,用卡车将我们的车从泥土中拉了出来,一路上,碧空如洗,牛羊成群,正是西澳最好的时节。之后在小镇的日子,每天工作结束后,萝卜头总会驾车带我遍游周边。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一直以为萝卜头是个没有心事的老顽童直到离别的那一天我问他你一直是一个人么像个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哭了起来:“I miss her so much.”原来萝卜头的妻子在5年前去世了萝卜头曾许诺说要带着妻子环游世界从此带着妻子的遗物经历一个又一个城市

想带你看世上最绚烂的日出带你看世上最繁华的街市急景三千为你笑靥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第二个工作是在新南威尔市最北边的一个小城利斯莫尔给当地农场主Doug放牛

我原以为Doug的农场是农场……没想到他所谓的农场是整座山谷幸运的在这里遇到了两个德国小哥他们也是working holiday 的签证

利斯莫尔的夏天漫长而炎热,却生机勃勃,百鸟齐鸣如华美乐章,间或有些不知名的鸟鸣,声音奇特喑哑,成了乐章中诙谐的点缀,别有趣味,漫步山谷中,一抬头,便有遇见考拉的意外之喜,但无人愿意打扰这些可爱的小家伙酣睡时的宁静,在燥热的夏天,正是那憨态可掬的睡姿给人一点静谧悠然。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农场的日常生活是7点起床,8点开始正式劳作放牛除草修篱笆一度过上田园生活到了周末,Doug会带着全家人与我们一起烧烤可能最令人头疼的就是每天劳作完的游泳时间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北方人我一直对游泳有着莫名的恐惧于是他们每天告诉我:“Let us go to swim”的时候在这种盛情邀请以及他们三个人极力想展现教学欲望的情况下我总会说:you swim ,I watch you swim.最终还是抵不过他们的热情几番下水,Doug的小狗Rusty也会陪我们畅游一番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两个德国小哥也对于中国文化,尤其是中国美食有着异样的衷情,我带来一罐子老干妈被两个德国小哥用了两天就消灭的干干净净,并且一直赞不绝口,对于其痴迷至极,一直在说“we are so crazy about it.”至于中国的音乐,我向他们极力推荐了火遍中国大小广场的凤凰传奇,两个小哥听了之后赞不绝口,不仅疯狂迷恋,并且在手机里下载了一堆凤凰传奇的曲目,我向小哥们分享我的中式炒饭,小哥们向我分享他们的德国香肠。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结束了农场的工作之后,我又相继前往了布里斯班,阿德莱德,悉尼与墨尔本,做过厨房帮工,送过外卖,甚至还做了几天咖啡师。前路,风光正好,山水安闲。

翻山越海—我的working hoilday.jpg


(内蒙古旅游网原创

文:赵伊东


上一篇:清明节期间:内蒙古旅游接待总人数… 下一篇:最后一页

    收藏

我来说说: